绿城去年9月已变更一次名称 想改中性名需再等半年

原创 bet36  2021-01-28 10:09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渐

距离中国足协关于职业俱乐部名称中性化最后申报截止时间还有一周,这场让处在休赛期的职业足坛喧嚣四起,也牵动着全国亿万球迷的“改名大潮”即将落下帷幕。

根据中国足协推行的俱乐部名称中性化政策,俱乐部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等,新的俱乐部名应该健康文明,体现地域传统文化、人文精神、俱乐部理念。

不过,对于各俱乐部来说,相比体现地域传统文化、人文精神、俱乐部理念的要求,首要问题恐怕还是“中性化”,即“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

上海申花、洛阳龙门、北京国安、山东泰山、广州城和广州队……从目前各俱乐部公布的中性名看,改名的背后有剧变、有无奈,有投机,也有执着。

满眼皆是“队”“人”“城”

在推动俱乐部中性化名称改革时,足协倡导要体现“地域传统文化、人文精神、俱乐部理念”,但在实际操作中,不知是时间太紧,亦或是有其他考量,各俱乐部敲定的新名称却大多以“队”、“人”、“城”为主。

1月25日,据《青岛日报》报道,在以原名称上报被足协否决后,青岛黄海俱乐部正积极推进“青岛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注册,球队简称“青岛队”。同样,据《足球报》报道,河北华夏幸福也正在积极运作“河北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注册。而在此之前,广州恒大俱乐部已经注册为广州足球俱乐部,而江苏苏宁也使用了“江苏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名称,深圳佳兆业的“深圳市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更是在此前就已经注册。

这样一来,未来的中超赛场,将拥有广州队、深圳队、江苏队、青岛队和河北队这五个以地域名称兼俱乐部名称的球队。此外,与恒大同处广州的富力则宣布更名为“广州城”,与广州队仅一字之差。再加上,早在2019年初就完成更名的大连人,竞技体育中传颂的“一人一城”的柔情故事,放在如此背景之下,却显得有几分尴尬。

这也难怪会有球迷吐槽,接下来来看中超比赛,越来越有看全运会的既视感。

上海申花保住“老字号”,国安、亚泰仍在努力

上海申花是中超俱乐部中唯一可以保留“老字号”的球队,虽然名称中的“绿地”字样按规定必须去掉,但对于球队和球迷而言,这已是最佳结局。相比之下,北京国安和长春亚泰这两支老牌劲旅,却仍在为了保重原有名称而努力。

最初,国安想效仿申花,去掉前缀“中赫”二字,仅保留“国安”字样,不过俱乐部的申请最终被足协驳回。由此,俱乐部想要让“北京国安”留在工体,仅剩下唯一一个办法,就是股权变更:即北京中赫集团收购中信集团所持俱乐部股份。为此,北京国安向足协申请了3个月的中性名延期申请,并积极与中信集团就股权变更进行谈判。据悉,下周中赫集团高层将与中信集团的代表进一步洽谈相关的复杂操作,而中信方面也愿意为“国安”二字出一把力。

同样在坚持的还有长春亚泰,在首次上报给足协的新队名时,坚持原名申报的长川亚泰未能通过审核,因为亚泰的股东长春吉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名下有多家带有“亚泰”字样企业,与球队名有商业联系不符合中性名规定。俱乐部为了保住“亚泰”这个队名,将股权进行变更以断清和球队商业联系。通过企查信息查询,亚泰如今已经完成去权交易,新股东为长春嘉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旗下并没有没有“亚泰”字样企业,应该已经符合了足协的更名规定。

同样,改名过程历经波折的还有山东鲁能。由于俱乐部新股东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持有“山东泰山健康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份,因此球队首次提交的中性名“山东泰山”未能通过足协审核。所幸,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早已经做好各种预案,迅速将其持股的“泰山健康科技公司”进行更名,为鲁能再次以“泰山”名称上报足协扫清的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上港俱乐部所提交的“上海海港”名称获得足协审核通过,并完成在工商部门的名称变更手续。更名后的上海海港俱乐部依旧能以“上港”作为简称,算是换一种方式保住了“招牌”。

河南建业更名引众怒,武汉卓尔想打擦边球

在所有球队中,河南建业的更名无疑引发最多争议。在2020年最后一天,河南建业俱乐部发布公告,球队正式更名为“洛阳龙门”,而这个新名词却瞬间引爆了河南球迷的情绪。

对于俱乐部不仅没有保住“建业”二字,甚至连“河南”也遗弃的做法,球迷在情感上难以接受。数百名球迷集聚在俱乐部门口抗议,数支球迷组织宣布解散,更有极端球迷在俱乐部门口焚烧球衣……面对球迷们的抵制,河南建业高层立即与河南体育局、洛阳、郑州等方面进行协商,虽然新名称还没有确定,但目前传出的消息显示,河南建业俱乐部的新名称将保留“河南”二字。

相比河南建业引发的巨大争议,武汉卓尔的更名却显得有些小家子气。在首次向足协申报新名称时,卓尔上报的是“武汉众邦”,但卓尔是湖北首家民营银行众邦银行的大股东,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还是众邦银行的董事。因此,这一明显有违规定的新名称不仅没能通过足协审核,还被球迷笑称,第一次的改名可能是给企业打个广告。

当然,也有花了心思起名的俱乐部,比如更名为“天津津门虎”的天津泰达俱乐部,球队的新名称就受到了球迷和外界的一致认可;而改名为“重庆1997”的重庆当代力帆算是平稳落地,没有起什么大的波折。此外,已经降级的石家庄永昌则正式更名为“沧州雄狮”,俱乐部所在地由石家庄搬迁至沧州。

中甲俱乐部更花心思,绿城要改名还要等半年

不同于中超联赛仅有大连人一支球队符合足协中性名要求,梅州客家、昆山、苏州东吴、陕西长安竞技等多支俱乐部都符合中性名要求,因此也都以原名称提交给足协,并获得通过。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就符合中性名要求的四川九牛俱乐部,却主动更名为“四川机器熊猫”。

值得一提的,中甲升班马淄博蹴鞠俱乐部提交的“淄博蹴鞠”未能通过足协审核;而北京北体大俱乐部提交的“北京北体大”一名也属于待定状态;此外,陷入财务危机的泰州远大俱乐部甚至未向足协提供书面说明。

当然,球迷最关心的无疑还是浙江能源绿城俱乐部。早在1月初,绿城俱乐部就通过官方微信号向社会征集过新名称,但由于在2019年9月已经进行过一次企业名称变更,按照相关法规,俱乐部的更名申请没有通过工商部门的审核,因此绿城也未向足协提交新的中性名。

9月4日,原浙江绿城俱乐部正式更名为“浙江能源绿城足球俱乐部”,新联建俱乐部“浙江能源绿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正式通过工商核名,并以“浙江能源绿城”的新队名征战了2020赛季的中甲联赛。

根据《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二十二条:企业名称经核准登记注册后,无特殊原因在1年内不得申请变更。以此计算,正常情况下,绿城俱乐部想要再次更名,必须等到2021年的9月4日之后才可以进行相关工作。

也就是说,如果工商方面认定俱乐部此次更名的情况不属于特殊情况的范畴,那么即便是有了合适的中性名,也无法完成更名工作。而绿城的更名工作,就是卡在了这一步。

那么,什么条件下更名可以被定性为特殊情况?据法律界相关人士表示,这就需要作为主管部门的中国足协方面与工商部门进行协调沟通,提交相关证明材料,在工商部门予以认可的情况下,才能允许俱乐部进行一年内的二次更名。

责任编辑:

本文地址:http://www.heimuhua.cn/1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bet36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